http://www.eueucn.com

“究极版”许幻山:称霸美国的“烟花之王”丁先生

烟花已渐渐淡出了中国人民的生活,但中国烟花在美国市场却大放异彩。美国的烟花市场规模,由1999年的3.33亿美元上涨至2019年的10亿美元,年复合增长率近10%。这背后还隐藏着一个中国的烟花富豪。
虎嗅网消息,最近,电视剧《三十而已》爆火,在网络上掀起了巨大讨论。而电视剧里女主角顾佳的老公开设的烟花公司,则把烟花这个中国人逐渐陌生的行业重新带回了大众眼中。
如果顾佳的老公许幻山不止是一个烟花设计师、烟花厂小老板,而是像上海华洋国际物流公司的创始人丁言忠一样,垄断运输了近70%的中国对美出口烟花,那么全职太太顾佳住进顶层公寓、拎起Hermes喜马拉雅、叱咤“太太圈”,应该都能轻松实现。
 
图:顾佳与许幻山
烟花,这是一门什么样的生意?许幻山和丁老板的差距在哪?
1. 美国烟花中国造
近年来,因各地严格的“禁限令”,烟花已渐渐淡出了中国人民的生活。但中国烟花却供应着全球市场,特别是美国市场。
美国,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烟花消费大国,仅在7月4日独立日,全美就至少有1.6万场大大小小的烟花秀。据美国烟花协会APA统计,美国烟花市场总规模自2014年起每年超10亿美元,就消费烟花市场规模而言,由1999年的3.33亿美元上涨至2019年的10亿美元,年复合增长率近10%。
 
图:1999~2019年美国烟花市场规模
但作为烟花消费大国的美国却并不是生产大国,其烟花绝大部分依赖外国进口,尤其是中国进口。2019年美国的进口烟花中,有94%来自于中国。
上世纪,美国中西部还生存着许多的烟花生产商,但自从1976年美国建国200年后,美国人民对烟花的需求逐年高涨,以至于国内供应商无法满足,无奈之下只能从国外“补缺”。
后来,随着美国人对属于劳动密集、手工参与度较高的烟花生产不再感兴趣,且法规管制变强,美国烟花厂商大规模关闭,美国也彻底变成了烟花进口大国。
 
乘着这股“东风”,中国烟花凭借着较低的成本获得了压倒性的价格优势,打败了意大利、西班牙,几乎完全垄断了美国烟花市场。独立日的烟花秀中,天空上绽放的不是烟花,而是大写的“Made in China”。
除了烟花产品依赖中国,从中国运输烟花至美国的海上通道也被一家企业牢牢把持着——上海华洋。
由此,可想而知运输着大量对美出口烟花的上海华洋及背后的丁言忠,每年可从频繁开往美国的运船上获利多少。
 
图片来源:Google
2. 丁先生的“海上烟花之路”
上海华洋这个公司,在中文互联网中搜到的有用信息寥寥可数,官网“破破烂烂”——页面上的日期都写成了“120年7月XX日”。你完全想像不到这家公司运输着70%的中国对美出口烟花。
 
图:上海华洋官网
而创始人丁言忠更是神秘,在互联网中几乎“绝迹”。这当然是因为丁言忠刻意保持低调——曾有《华盛顿邮报》的记者希望采访丁言忠,但最终被其拒绝,记者只能从其下属等人的零星话语中知道丁言忠1969年生、上海人、最喜欢红色、被美国业内人士称为“丁先生”。
“烟花之王”丁先生,其美国财富之路可以追溯到2008年。
2008年情人节,佛山20个烟花仓库里有15,000箱烟花发生剧烈爆炸,爆炸冲击波半径达2公里。
从那以后,本来还被允许出口烟花的佛山三水口岸等大小港口被禁运,几乎全国所有的烟火只能由上海出口。
而2015年发生的天津港爆炸,更是让原本已稍微“解禁”的天津、广州等港口也再一次“封禁”了烟花爆竹进出口业务。
这无疑让上海人丁言忠的烟花出口运输资质价值倍增。根据《华盛顿邮报》报道,多位航运及烟火高管表示,2008年,上海海事局只特批了3家公司从事烟花运输,而唯有丁先生的华洋被允许从上海港口直接运输烟花至美国[1]。
烟花是美丽与危险的产物。作为易爆品,烟花从生产、运输到销售,各环节都需要小心管制、满足安全标准。
在中国,烟花作为一类危险品,如果想要出口海外,不仅在从装车运输、港口装卸、海事申报、报关报检等各方面都有特殊要求和限制[2],需要公安、海关等相关部门的审批检验;更重要的是,海事局对船运公司实行总量控制,船运公司获得烟花运输及港口装卸作业的资质难度极大。
而这些,对丁先生来说都不是问题,因为上海华洋拿到了这些相当繁琐且紧俏的许可及资质。
运输出口烟花的许可顺利打开了丁先生的美国垄断之路——从此,绝大多数中国烟花生产商和美国采购商,都需要从华洋处完成订单。2008~2009一年内,华洋运送至美国的烟火由6,422万磅激增23.9%至7,954万磅,而在2018年1~7月,华洋已运输了2.41亿磅烟花、共7,400个集装箱至美国,运输量同比增长3倍[1]。
出口运输资质不仅带来了激增的订单量,也带给了丁先生极强的议价能力,允许他大幅提高运输价格。通常情况下,烟花的运输费用为5,000美元/箱,但华洋的运输费用为8,000~15,000美元/箱[1],是正常价格的160%~300%。而因华洋几乎垄断了70%的对美烟花出口业务,美国采购商们很难摆脱对丁先生的依赖,只好将高额费用转嫁给美国消费者。
 
图:丁言忠控制了70%的中国对美国出口烟花量(图片来源:华盛顿邮报)
而丁先生为了更好的统治中美烟花航道,于2011年在加利福尼亚南部创立了Firstrans International,从此,上海华洋的运美“海上烟花之路”终于打通:
华洋在中国几百年的“烟花之乡”湖南浏阳设立仓库,运载着从当地厂商处收到的烟花至岳阳,由岳阳经长江南下至上海港,再经太平洋到达洛杉矶被Firstrans International接收,完成这11,000英里的旅程,最后再用火车将烟火运输到美国内陆各个州[1]。
 
图:丁先生的“海上烟花之路” (图片来源:华盛顿邮报)
这条完整的烟花航道,让丁先生彻底甩开了美国港口的烟花接收合作伙伴,完美实现了“不让中间商赚差价”。
据CNN报道,因今年疫情影响,中国烟火生产量骤降,差点让美国人民在独立日没有烟花秀看。而丁先生这个神秘的“烟花之王”也遭受到了延迟发货等挑战。未来其“海上烟花之路”可否仍“固若金汤”,让我们拭目以待。
3. 严格管控的中国烟花产业
烟花制造始于唐代,在我国历史悠久、源远流长。经过千年发展,位于湘赣边境的湖南浏阳、湖南醴陵、江西万载、江西上栗已成了现代中国烟花生产四大基地。
据金融界报道,全国烟花相关企业多达50万家,批发与零售占比高达96%,而烟花制造企业却不到6,000家,占比仅在1%左右。比起烟花批发零售企业的“遍地开花”,生产企业则集中于浏阳等四大生产基地,约有4,000余家。
烟花制造属于劳动密集型产业,并且从卷纸、填土、装火药到贴标等环节都需要大量手工作业。且因烟花易燃易爆炸的属性,给生产商及工人带来了很高的安全风险。在《三十而已》电视剧中,许幻山朋友的烟花厂突发爆炸绝非虚构,就在去年12月4日,浏阳的一家烟花制造厂也发生了爆炸事故,造成13人死亡。
不仅生产危险,运输、仓储等环节也存在爆炸可能。
在我国,烟花生产、运输、储存、经营、大规模燃放等都需要遵守《烟花爆竹安全管理条例》等法律法规的要求,并受严格管制,实行许可证制度:烟花产业链各个环节,都需要“生产许可证”、“运输许可证”、“经营许可证”等各类许可证打通。因而,烟花产业的进入政策门槛、安全标准较高。
还好,严格的监管要求有较高的毛利来回报。据湖南华盛烟花董事长胡淼介绍,国内烟花生产企业普遍较小,但烟花厂家生产成本低、毛利高。从中国“烟花第一股”熊猫金控(前身为浏阳花炮有限公司,后开始涉足P2P等业务)的年报上来看,其烟花生产毛利长期保持在30%左右。
 
图:2011~2019年熊猫金控烟花收入及毛利率
虽然毛利高,但近年来烟花厂商的日子却不好过。除了安全监管趋严,全国各地大规模的烟花“禁限令”使行业阴霾密布,需求量急剧下降。虽国内没有具体的烟花行业相关统计,但在“烟花之乡”浏阳,自2015年开始,每年新增注册烟花相关企业仅数十家,比起巅峰时的上百家,呈断崖式下跌[3]。烟花产业已江河日下、成为夕阳产业,已是事实。
好在,比起国内下跌的销量,出口量却还能“稳住”。2012~2018年,烟花年出口量总额在7亿~8.5亿美元上上下波动。据CNN报道,中国烟花厂商供应了全球90%的烟花,是不折不扣的“全球支柱产业”。
 
图:2010~2018年中国烟火对外出口额
所以,结合丁先生财富之路与国内烟花现状分析,许幻山的烟花生意前途有限。除非他能华丽转身、将烟花生产到出口运输“一条龙”业务把控在自己手中,将国产烟花远销全球,那么,顾佳的物质及社会地位追求才能得到满足。
但考虑到需要得到各类许可及资质、业内已有强大的竞争对手,这个转身显然不可能实现。所以,不管是否离婚,顾佳还是要靠自己,凭着她的聪明才智,“杀“出一条血路、实现C位出道。
原标题:“究极版”许幻山:称霸美国的“烟花之王”丁先生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